【人民的名义】【高祁/祁高】《经年》(重发)

前两天的那篇文犯了致命性的手癌问题,现在不癌了,改好了,并且也在这期间增补了一些细节,故事时间线什么的,基本顺着书和剧透露的来,混合部分内容!因为书剧搭配着吃是真的美味啊,而且自己也是强迫症,但凡写西皮向文,都写混合的。


祝贺《人民的名义》收官,取得收视好成绩!

本文算是祁厅花在孤鹰岭自杀前,一段独属于跟高老师的回忆杀!


简介:


人民的名义  祁同伟中心向 

职场  现代 日常 严肃正剧  清水不开车 暧昧  BE




题记:


你永远等待着好运的积攒,然后真诚收藏,没想到回过神来,只收获疲惫茫然。




正文:



祁同伟做了个梦,一个温暖也悲凉的梦。

梦里的自己站在高育良面前,小声嗫嚅道:“......老师,能把这本书还我么?”目光瞟向高育良腋下夹着的书,“我这是跑了好远的路,到X大旁边一个旧租书铺里借的,还得还回去......”月光投到站在楼道边的两人身上,明暗交替。

“这书是你的?”

“是......还没看几页,就被同学拿过去了......”书是自己借的,因为被其他同学拿了去,在高育良的课堂上被没收,同学没过来跟老师说点什么,倒是自己按捺不住了。

“我看你在课上盯着我很久了,这会儿连规矩也不守了,追出来就是为了讨要这本书?”高育良嘴角勾过一丝笑,说出的的话教他有些尴尬。

“我......”自己确实有错。


后来,高育良从腋下拿出了自己没收的书:“以后这样的书别带到我的课上来,也别借给其他同学,听到没有?”

“嗯......知道了,高老师,谢谢高老师。”祁同伟记得,清楚地记得,他与高育良真正开始有交集,就是这个晚上。



那时候的高育良三十出头,调到汉大已有四年,是全系最博学,最俊朗,最有魅力的男老师。

高育良一个人住在学校统一安置的适用房里,一切从简。

高育良常抱着本书在校园各处晃悠,男男女女从身边经过,无不仰慕地唤他“高老师”。


图书馆里,高育良面前叠着几本书,执着笔还没写几个字,身边便围了一群学生,好奇着老师在研读什么书,

刚跨入图书馆的自己,恰巧撞上这一幕,并跟正巧抬头的高育良的目光撞个正着,高育良嘴角挂着不变的笑,害得自己有些张皇地从书架上胡乱抓了一本书就往邻桌去。


高育良端着水杯,抱着书本坐到他对面的时候,他不好意思地又唤了一声“高老师”。

“看什么呢?”高育良倒是先问起他来,言语间翻了翻祁同伟正在阅读的书,忍俊不禁。

高育良离开之前,从几本书里抽出了一本装帧精致的书,并将其推到了他面前:“这本书是我自己的,送你了。”

“谢谢高老师。”那本书,他珍藏至今。



学校放假,学生们基本都走光了,祁同伟收拾好自己的物什也准备回林城老家一趟。

在公交车站候车亭旁,又巧遇了高育良:“老师,你也等车?”

“对啊。”高育良轻装而行,就一个提包,一个水杯,“你老家在林城?”

“是。”贫苦之地。

后来高育良在半途下了车,朝车上的他笑着挥了挥手:“一路小心。”



高育良确实是个有魅力的人,沉稳,儒雅,谈吐不凡。

女生们把他当梦中情人看,男生们则把他当自己的偶像。

转眼一年过去,祁同伟似乎已经习惯了高育良在各个方面对自己的“偏心”。

处得越久,话题越多,笑得越发忘我。

一度时期,高育良喜欢在每周日早晨七点一刻的时候,环体育场跑上几圈。

他会舍了懒觉,换上运动服,陪高育良跑步。

一圈两圈,一次两次,无数圈,无数次。

大汗淋漓,歇下来的时候,他会将提前准备好的,盛着温开水的杯子递给高育良。

一开始的时候,高育良不接,向他摇了摇自己手中的水杯:“我有准备。”

“我在里面加了一点糖的,老师你喝吧。”

后来高育良实在拗不过他,只得接受他的好意,笑着接过水杯道声谢谢,“咕噜咕噜”喝上几口。



又过了大半年,高育良要结婚了的消息不胫而走,对方是文史系一个留校任教已有两年的老师,姓吴,是个知性、漂亮的女人,高育良以前带过她。

从此,两个人公开地出双入对。

大家会看到,吴老师娇羞地挽着高老师的胳膊走过人群,笑得幸福;高老师会等吴老师下课,约一场电影或者音乐会;梧桐树下,两人甜蜜相拥。


只是,不知是自己错觉还是真的,他总觉着吴老师瞧自己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。



研一那年,父亲被诊断出患癌,昂贵的手术费几乎将本就清贫的家庭拖垮,高育良敏锐地觉察出他低落的状态,得知情况后,欲动员大家助他一把,他最后谢绝了一切帮助,认为自己欠不起高育良这么大的恩情,欠不起学校如此大的恩情。


快要结束学业的时候,他上演了一场戏,当着诸多学生老师的面,单膝跪下跟梁璐求了婚,轰动了整个校园。

他没有选择那在同学们中间传得沸沸扬扬的,自己真正喜欢的女主角:陈阳,而是违心地选择了拥有不凡的家庭背景的梁璐,背弃了曾经的那个自己。


没有人敢在高育良的课上看“稀奇”,但高育良这堂法学课也被搅黄了。

课没法上了,高育良索性扔了白色粉笔头,拿起书本,给讲台下的学生们留下一句“剩下的时间,大家自己看书”便离去。



正式离开校园的那天,他去找了高育良,两人隔着一点距离,前后脚行,走了很久,停在湖边的时候,高育良开了口:“你底子不错,以后正式步入社会........”

最后,还是高育良在说话:“我一直都在庆幸,能够遇上你这么个学生,人生其实就是相互影响,感染的。作为老师,我可能在影响你,作为学生,你又何尝不是在影响着老师我......以后有需要老师的地方,开口便是。”

心下一动,忙挪开注视着高育良的目光,弯腰拾起一颗石子儿,摆开腿,用力投入湖中。

远远地,便能看到湖上慢慢荡起一层层涟漪。

没错,人生其实就是相互影响,感染。

这话搁在自己心里多年。

每每想起来的时候,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。

如果不曾有交集......



分开之后,他并没有去打扰高老师吴老师的生活。


他被分配到岩台山区一个司法所做司法助理员,一想到自己可能在那里待上个半辈子甚至一辈子,就受不了了。

他不爱梁璐,对陈阳留着一丝念想,偶尔也会想起许久没有联系的高老师,不知老师过得怎样。


那会儿的自己尚有一腔热血,自愿进了当时危险性最大的缉毒队。

那个再次决定他生命轨迹的夜晚。

身中三弹,没入黑暗,被绝望裹挟。当时便想,完了,他的人生正接近终点,一场悲凉的青春将在这陌生的深岭山村里画上句号,一首儿歌让他重新燃起求生欲望。

这个小屋里的主人,秦老师救了他,按照他给的联系方式,悄然去报了警。

次日,武警公安围了村子,与毒贩们经历一场激战后,他获救了。


在医院醒来的时候,他见到了高育良,彼时的高育良已经离开了汉东大学,经由梁群峰的搭桥,进入了行政圈子,成了正处级干部。

高育良是从电视上得到他伤重消息的,搁下工作,立马就赶了过来。

“死里逃生,不容易啊。你说你这要是.......”温暖的阳光从窗外投进来,打在坐在病床前的高育良身上,高育良轻轻碰了碰他伸出被子的手背。

幸好,他祁同伟,活过来了。


也是那个时候,高育良才从他的口中得知,早前患癌的父亲如今已经去世。



痊愈之后的他升职了,也看清了,所谓的英雄在权力面前不过是工具。

他怨恨梁群峰这老丈人,更怨陈岩石,他们是两种极端的自私。


二十三年来,难免与老师有各种交集,渐渐地成为彼此的政治资源,他需要被提拔,老师也需要发展自己的人脉。

当初校园里纯粹的师生,皆悄然走入复杂的圈子,有了质的变化。


老师从美国回来,同李达康搭班子共事的时候,老师带着他,跟大家伙一起吃过几顿饭,老师还在饭桌上揶揄他成了领导。

自己连连摆手,不好意思道:“别别别,高老师您别这么唤我,担当不起啊!甭管我走到哪儿,您永远是我老师......是我领导......”

高育良抱手在胸,露齿笑开:“同伟啊,当年在学校的时候我就说过,你不简单。”

李达康瞥了这俩师生一眼,自顾自地吃菜,不开腔。



高育良后来同吴慧芬老师离婚了,曾经那么让人欣羡的一对,到底还是离了。

爱情这个东西到底有多神圣呢?谁又能真的跟谁一辈子呢?

你我不过世俗男女,有着七情六欲。

在学校里的时候,多少人羡慕着吴老师“拿下了”高老师,包括自己。

老师、同学们纷纷“心碎”,有用情至深的甚至在两个老师结婚后,还惦记着人家,找尽了借口靠近。


过后的日子里,他去找老师商量公事,言谈间也会揶揄老师两句:“高老师,您可是香饽饽啊,当年在学校里,那可是光芒万丈。现在,喜爱您的人也没少!”

“少贫啊,有事说事。”高育良“啪”地落下一颗“将”棋。

得,又输给老师了。


芳芳常年在国外,基本不怎么过问国内家里的事。

像老师教育自己的,就算当年他祁同伟跟陈阳中间没有横亘一个梁璐,他跟陈阳也不是同路人,注定走不远。



赵瑞龙在自己的美食城开了个豪华包间宴请他,因为有事相求。

当时的他已经成了京州市公安局副局长,而老师已经是从吕州市委书记调任京州市委副书记。

他认出了高小琴,这不是老师那位红颜知己么?赵瑞龙那厮在酒桌上调侃起他来:“祁局啊,那你得叫人家一声师母了!”

好不尴尬,连连玩笑回去:“我怕把她给喊老了!”

其实跟着赵瑞龙来的这个女人,叫高小琴,同老师的红颜知己高小凤是孪生姐妹。

长得不赖,惹人怜爱。



有一年高育良过生日,他替老师将生日宴办在了高小琴的山水庄园,还替寿星老师挡了几杯酒。

陈清泉,丁义珍一帮人直夸高育良有这么个出众的学生,是福气啊。

宴毕人散,他又替老师将那群前来庆生的官员挨个送走,回到水榭的时候,发觉高育良已经倚在竹椅上睡了过去,遂拿了大衣轻手轻脚地给老师盖上,哪知老师忽然醒了:“同伟啊......”

“老师,我在。”

“送我回去吧,你吴老师......”

“好的,老师。”

两人一转身,发觉高小琴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笑。

“我先去车上等你。”高育良了然,先行了一步。


高小琴跟他说:“有时候我挺羡慕你的,至少你还有一个可以彼此倚靠的老师,而我,什么也没有。”

“小琴,你......还有我啊。”

“......我.....好怕有一天......你会转身离我而去。”

“说什么傻话呢。”

感情这东西真没法说,年少时候以为自己会守着一个人,等历经世事后,越来越不敢保证能跟谁走多远,只能说,只要还活着,只要心里还有情,就走下去吧。

“......”

“我先送老师回去......”


老师爱好园艺,多年来恁是玩出了自己的花样。

偶尔会给陈岩石那儿送上两盆,毕竟陈岩石当年是老师的第一任领导。

他去帮陈岩石锄地那次,还无意看到过那盆老师刚嫁接的新品。

老师的花园里有两样东西不变,那就是安放在南墙根的两块石头,整座花园里只有它们是旧物了。

其中一块石头比较小,是侯亮平从花鸟市场扛过来的,上面刻着“泰山石敢当”,遒劲的笔锋很扎眼。

另一块石头是个庞然大物,正是自己借着出差的时机,搜寻了好久,跑了好多地儿得到的宝贝,领人费了不少劲儿才搬进院子。

“同伟啊,你干嘛呢?”老师一手负在身后,一手推了推眼镜,俯了身子细看,很快认了出来。

“老师,这是靠山石,我还专门找了高人为它开光。”凑近高育良,笑得暧昧。

这不刚回来,就将这宝贝给老师搬了过来。

“......”高育良无奈一笑。



这些年,高育良同吴老师离婚不离家,高育良每年都要找一次或两次的机会赴香港,去看看他的小高。

而自己则在政治圈子中掩护着老师。

他们的政治前路上,若不是沙瑞金、田国富等人空降,都会再上一个台阶,掌握更大的权力。

多年的权力利益纠缠,政、商两界的互相渗透,利益链条上任何一个人出了纰漏,都有可能连带整体,他不得不当个恶人。

陈海一事过后,候亮平直接带着上头的利剑来到汉东,老师怨他失算了,他承认。

东窗事发,无路可退,谁也不能独善其身,就算这棋局最后是输,也要输个明白。



老师不久前还苦口婆心地教育了自己一番:“那个二十三年前身中三弹活过来的缉毒英雄去哪儿了?十五年前那个坚持正义的检察长哪儿去了?八年前那个兢兢业业的公安厅副厅长呢?又到哪里去了?能不能找回来?”


屋外的老同学双手高举:“老学长,今天我历经艰难找到这里,是真心想带你回家。”小院落里空空荡荡,没有任何隐蔽,候亮平就这么大胆地站在那儿,一颗脑袋晃动着显现在自己端在桌上的狙击枪瞄准仪里。

他对老师说过,这整个翻船事件,之所以一开始不向老师透风,正是为了保护他,否则,在当时的情况下,不真成了一条贼船上的了?若不是候亮平步步紧逼,一系列违法乱纪的事,他永远不会让老师知道,而且将来结果若真出什么问题,也是自己扛着。


世人都晓神仙好,惟有功名忘不了!

古今将相在何方?荒冢一堆草没了。

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金银忘不了!

终朝只恨聚无多,及到多时眼闭了。

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娇妻忘不了!

君生日日说恩情,君死又随人去了。

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儿孙忘不了!

痴心父母古来多,孝顺儿孙谁见了?


这是老师送给自己的一首手抄诗词,出自曹雪芹的《红楼梦》。


老师,我不知道,半辈子的人生到底是在哪一个节点上错了,以致走到今天这样的局面。

或许,从来就没选对过,以致步步错,无法回头,不能回头。


下辈子,但愿有机会重新选择,再做个好人吧。

下辈子,愿你还能成为我的老师,那个最懂我的人。


突然,“砰”地一声枪响。


【end】




写在后面的话:



话说我是高老师纯粉,真的,就算是反派也爱他,虽然渣,还是爱他。为啥,因为人物做得很好啊,从人设到演员表现,从书到剧。

一直很想说,这个故事里几个反派做得都不错,高老师,祁厅花,还有小琴。

最近火得一塌糊涂的达康,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多,倒是很多人,不得不活成了祁厅,小琴的模样,活成了高老师。

最近很喜欢一首歌,刘锦泽的《镜子》,觉得兼容这部剧里不少西皮,包括BG线上的人物。

本想把几个西皮都写成这种精悍的故事,但估计没这么多时间哈哈哈哈哈啊,所以先写这对最爱的师生吧。

前几天鸡蛋用薛之谦的《动物世界》做了个高祁前世今生视频,虐炸了,脑洞里授课的高老师绝色啊 ,素材出于《金牌律师》,可贝老是真好看啊,还穿基佬紫啊哈哈哈

当然名义中,回忆杀里面,年轻时候的高老师也是帅得一比!

一直没从《动物世界》这BGM里出来,所以写这篇《经年》一直在循环,当然,题记还是用的《镜子》歌词。

个人很喜欢这篇文里面高老师那段话:


“我一直都在庆幸,能够遇上你这么个学生,人生其实就是相互影响,感染的。作为老师,我可能在影响你,作为学生,你又何尝不是在影响着老师我......以后有需要老师的地方,开口便是。”


高祁说起来也算有将近三十年的交集吧,大学四年,读研三年,二十三年工作交集.......嗯,萌,虐。


有点想再写一篇以高老师视角出发的文,算是此篇姊妹篇。


初步打算写狱中的高老师,然后开始回忆杀,不知道大家想不想看?


话说上一次写监狱故事还是写《暗黑者》衍生,天飞的。


明天放假了,我找个时间再看看监狱相关的细节,争取在最近脑一篇出来?



评论(2)
热度(43)

© 天阑九重葛_ | Powered by LOFTER